《絕世唐門》的結局是什麼,絕世唐門結局是什麼?

2022-01-14 19:42:09 字數 6922 閱讀 3652

1樓:酷涵

唐舞桐(王東兒)繼承了他媽媽小舞的神位或者海神,雨浩成為了情緒之神。

如果唐舞桐沒繼承海神,就是雨浩繼承,而帝天的逆鱗也在霍雨浩突破封號鬥羅時脫落。

最後,霍雨浩還打敗了帝天,帶領著史萊克的軍隊打敗了日月帝國,統一了斗羅大陸,更加穩定了史萊克學院的名聲。

2樓:餘丹戰甲

結局除了,外掛改姓戴雨浩,外掛多了個兒子橘子的,小七知道了雲翰是外掛的自己有些接受不了回了神界,外掛告訴自己真實身份,公爵夫人掛了,外掛打敗了獸神,橘子撤了日月帝國改了名字,外掛繼承情緒神,最好被唐三用激將法刺激他的能力,在戴沫白等幫幫助下霍雲復活。最後一段話是這樣

此時她已經轉過身來,絕美的容顏讓戴雨浩看得不禁微微一呆。

而那坐在床上的人,雖然只能看到側臉,但戴雨浩還是一眼就認出來,那不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嗎?

“您好。”戴雨浩趕忙向眼前的女子問好,但目光始終停留在唐舞桐身上。

女子走到她面前,仔細地打量著他,但戴雨浩恍然未覺。

“我叫小舞,“跳舞”的“舞”。”小舞微笑著說道,美眸中滿是滿意之色。那是岳母看女婿的眼神。她輕輕地拍了拍戴雨浩的肩膀,然後從他身邊走過,將門帶上。

“舞桐!”此時已經沒有其他人,戴雨浩疾呼一聲,就撲到了唐舞桐面前。

唐舞桐坐在那裡,面無表情,就像被人下了定身法似的,一動不動。

“舞桐,都是我不好,是我錯了,你讓我解釋,好不好?”戴雨浩蹲在唐舞桐面前,將她有些冰涼的雙手握在自己手中。

唐舞桐的眼神中似乎多了幾分神采,扭頭看向他,但美眸之中還是充滿迷惑。

“你是誰?”

簡單的三個字卻如同三把巨錘一般,狠狠地捶在戴雨浩心頭。他頓時臉色蒼白,一屁股坐在地上。有一種難以名狀的恐懼瞬間從他心底升起。他下意識地鬆開了唐舞桐的手,身體不受控制

地顫抖著。

他寧可唐舞桐痛罵他,甚至驅趕他,也不願意聽到她說出這樣的話。

她失去了記憶,不認識我了!她不認識我了啊!

無與倫比的恐懼令戴雨浩陷入混亂。

“你是誰?”唐舞桐歪著腦袋,看著他問道。

看著他眼神中的恐懼,唐舞桐突然笑了:“我想起來了,你是霍雨浩,也是戴雨浩,你是我的男人,我的丈夫,我未來孩子的父親,也是那個傻傻的,在外面喊著愛我的傻瓜!我的傻瓜!”

(全書完)

3樓:百度網友

舞桐知道了雲漢是雨浩兒子很桑心被他爸唐三帶神界去了,雨浩於是去神界,遇到了戴沫白也就是雨浩祖宗,然後他認祖歸宗改回姓戴,然後去找唐三,最後打起來,唐三滿意這個女婿,然後結局不知道怎麼說,就給你複製下來了

“舞桐!”再沒有其他人,戴雨浩還哪能忍得住,疾呼一聲,就撲到了唐舞桐面前。

唐舞桐坐在那裡,卻是面無表情,整個人就像是被下了定身法似的,一動不動。

“舞桐。都是我不好,是我錯了。你讓我解釋,好不好?”戴雨浩蹲在唐舞桐面前,將她有些冰涼的雙手握在自己手中。

唐舞桐的眼神似乎多了幾分神彩,扭頭看向他,但美眸之中,卻充斥著迷惘。

“你是誰?”

簡單的三個字,卻如同三柄巨錘一般,狠狠的錘在霍雨浩心頭。他頓時臉色蒼白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一種難以名狀的恐懼,瞬間從心底升起。下意識的鬆開了唐舞桐的手,身體不受控制的坐倒在地。

他寧可唐舞桐痛罵他,甚至是驅趕他,也不願意聽到她說出這樣的話。

記憶,她失去了記憶,失去了對我的記憶?不認識我了?她不認識我了啊?

無與倫比的恐懼,令戴雨浩心中已是一片混亂。

“你是誰?”唐舞桐歪著腦袋,看著他問道。

看著他眼神中的恐懼,唐舞桐突然笑了,“我想起來了。你是霍雨浩,也是戴雨浩。你是我的男人,我的丈夫,我未來孩子的父親,那個傻傻的,在外面喊著愛我的,傻瓜!我的傻瓜!”

不知道我語言表達能力你滿不滿意

絕世唐門結局是什麼?

4樓:嬉的夢想

斗羅大陸2絕世唐門完結了。

《絕世唐門》的結局是:唐舞桐(王東兒)繼承了他媽媽小舞的神位或者海神,雨浩成為了情緒之神,如果唐舞桐沒繼承海神,就是雨浩繼承,而帝天的逆鱗也在霍雨浩突破封號鬥羅時脫落。

最後,霍雨浩還打敗了帝天,帶領著史萊克的軍隊打敗了日月帝國,統一了斗羅大陸,更加穩定了史萊克學院的名聲!

擴充套件資料:

絕世唐門主角的個人資料

姓名:霍雨浩(戴雨浩)

性別:男

年齡:20多歲

綽號:修羅之瞳

封號:靈冰

等級:神王

神位:情緒之神

原型:唐門雨浩,《神印王座》總盟主,曾經三少為他在神印結尾時候連續更新十更,成為當之無愧的月票王。

武魂:靈眸、冰碧帝皇蠍、死靈聖法神

超神器:永恆之眼

魂導師等級:九級

裝備:冰極戰神甲、冰雪女神的嘆息——晨露刀(已歸還融念冰)、鬼雕神刀(已歸還融念冰)

身份:斗羅大陸最強者、史上最強大極限鬥羅,史萊克七怪排行第

六、唐門小師弟、星羅帝國世襲侯爵、海神閣順位繼承人、傳靈塔名譽塔主、史萊克學院唯一成功的極限單兵、星羅帝國皇帝戴浩之子。

三生武魂魂環:

1.靈眸(後進化為修羅之瞳):金 紅 紅 紅 紅 玫瑰金 紅 紅 紅

2.冰碧帝皇蠍:紅 橙金 橙金 橙金 橙金 紅 紅 紅 紅

3.死靈聖法神:灰

5樓:唐寒夜

斗羅大陸2絕世唐門已經完結。結局是經過大家的努力霍雨浩打敗了帝天,到了神界繼承了師傅融念冰的情緒之神之位,進入天界委員會,並和唐三的女兒唐舞桐在一起了。唐舞桐為王秋兒和王冬兒的結合體。

內容簡介:

這裡沒有魔法,沒有鬥氣,沒有武術,卻有武魂。唐門創立萬年之後的斗羅大陸上,唐門式微。一代天驕橫空出世,新一代史萊克七怪能否重振唐門,譜寫一曲絕世唐門之歌?

百萬年魂獸,手握日月摘星辰的死靈聖法神,導致唐門衰落的全新魂導器體系。一切的神奇都將一一展現。唐門暗器能否重振雄風,唐門能否重現輝煌,一切盡在絕世唐門!

6樓:上海舒爾地暖

完結 了

唐三大手一揮,道:“起來吧。”此時的他,一臉微笑,藍色長髮飄逸,那俊逸的模樣,動人心魄。

看著他那和煦的笑容,戴雨浩恍若夢中,這還是那個一心為難自己的岳父大人嗎?怎麼這須臾之間,一切似乎都變得不一樣了似的。

“傻小子,如果唐三真的要為難你,你以為你還能活到現在嗎?”戴沐白笑著說道。

朱竹清卻有些怨懟的道:“三哥,你也太狠了點吧。”

唐三微微一笑,道:“還是我來說吧。”

他看向戴雨浩,道:“你和那橘子的事情,其實我早就知道了。這件事,錯不在你,只是造化弄人罷了。

我們雖然是神,但人間之事也無法干涉。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只要你的心在舞桐身上就好。”

“之所以一直為難於你,自然是有些用意。當初,我選中你,一直也按照繼承我神位的方式對你進行著種種考驗,就連那王秋兒,其實也是我分出舞桐一絲神識附在那三眼金猊身上,否則,就算它是命運神獸,也不可能擁有那麼多的靈智。所以,你不需要再為王秋兒的事情而感到難過。

她本來就是舞桐的一部分。直到王秋兒獻祭給你之後,那部分靈識才重新回到舞桐身上,讓王冬兒徹底變成舞桐。”

“後來,某些人趁虛而入,許你以神詆之位,但你在之前卻一直都是按照我的考驗而做,雖然後來你繼承他的神位沒有任何問題,但在能力的融合上,多少還有欠缺。剛入神界,你自身原本的能力和情緒之神的能力想要完全融合也很困難。所以,我才用這種方式來壓迫你,讓你在壓力下自我融合。

現在看來,效果還好。未來,你應該能夠青出於藍,勝過那某人。”

融念冰在旁邊憤怒的道:“原來這都是你計劃好了的,都是你的陰謀。唐三,你好卑鄙,你剛才還騙我發誓。”

唐三一臉雲淡風輕的道:“你以為偷了我的傳承者,就那麼容易嗎?不付出點代價怎麼行?”

戴雨浩低聲向融念冰問道:“老師,您發了什麼誓?”

融念冰沒好氣的道:“還不是為了讓他不要傷害你,才發誓多留神界三十年。誰知道上了這傢伙得當,他這齣戲不只是給你演的,也更是演給我看的。戴沐白,你們夫妻倆早就知道是不是?”

戴沐白一臉無辜的道:“咦,我不知道啊!我怎麼會知道,我才是個二級神詆罷了。”

融念冰怒道:“胡說,以你那暴脾氣,如果唐三真的下狠手為難你後輩,你會這麼平靜?什麼都不作為?”

朱竹清不屑的哼了一聲,道:“知道你還上當?我很懷疑你的智商。”

“你、你們……,哼!氣死我了!”融念冰氣的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唐三摟著他的肩膀,道:“行啦,別生氣了,留下來幫幫我不好嗎?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咱們神界不太平,在這種時候你卻要跑路,兄弟還做不做了?

更何況,你搶了我的傳承者,還賠上我女兒,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雨浩這種好苗子,難道是隨便就能找到一個的嗎?”

戴雨浩現在已經完全明白了,原來,從一開始,自己就在唐三的掌控之中。恐怕那如同星斗大森林一般的地方,也是他創造出來,然後引自己去見兩位老祖宗和母親的。

戴沐白哈哈笑道:“你們也不看看,這是誰的種。小三,趕快把你女兒放出來吧,沒看到我這小子都快急死了嗎?”

唐三微微一笑,道:“去吧,雨浩,舞桐就在宮殿中,你循著這條路去找她。我不怪你,至於她怪不怪你,我就不知道了。”

“是,多謝岳父大人。”無論現在心中有什麼怨懟的情緒,都不如找到唐舞桐重要啊!

一道金光順著唐三手指的方向朝著那宮殿處蔓延開來,戴雨浩趕忙飛速朝著那邊跑去。

目送著他進入雲霧之中,唐三眼中流露出幾分悵然之色,“女大不中留、女大不中留啊!”

融念冰一臉鄙視的看著他,道:“行了,別得了便宜還賣乖了。我還不知道你嗎?

神界正是多事之秋,你那寶貝女婿繼承了我的神詆之位,今後必然是你一大臂助。難道說,他在神界還有別的地方去嗎?你女兒又不會離開你,你在這裡長吁短嘆個什麼?

”唐三嘆息一聲,道:“念冰,你知道我為什麼一定要你多留三十年麼?”

融念冰愣了一下,“不就是那些傢伙一直不服氣,想趁著兩大神王不在鬧點事情麼?難道我們還怕他們不成?”

唐三搖了搖頭,道:“對於他們,我到並不怎麼擔心,無論如何,那都只是咱們神界內部的事情。我擔心的是另一件事。

兩位神王離去,神界主控權在我手中,所以,也只有我能夠感覺到神界的一切變化。三十年內,神界恐怕將有大變,至於是什麼,現在我還看不清楚。但我卻能感覺到,那將是一場有可能令神界覆滅的大災難。

”“嗯?”融念冰神色一凜,他知道,唐三絕不會無的放矢的。

戴沐白沉聲道:“小三,無論什麼情況,我們大家在一起,齊心協力,總會度過難關的。”

唐三苦笑道:“希望如此吧。只是,這場災難,很不簡單。

這也是我為什麼沒有將自己神詆之位傳給雨浩的原因。念冰,難道你認為,我真的不知道你偷偷去見雨浩的事情麼?就算再忙碌,對於自己的傳承者,也會一直關注的。

我是故意放棄了這次傳承的機會,因為我必須要保持完整的實力,才有可能應對這未來未知的危機。”

融念冰道:“那這場大劫有沒有可能化解?”

唐三雙眼微眯,道:“看不清楚。很難化解,但卻又有一線生機。盡力而為吧。”

融念冰道:“好。不過,有一點我要提醒你,攘外必先安內。”

“嗯。”

戴雨浩順著那金光一直向雲霧深處走去,眼前的景物漸漸變得清晰起來,一座巍峨的宮殿,出現在他面前。

延著金光一直向前,他顧不得去讚歎這宮殿的巨集偉,快速走入其中。

才進門,他就看到,一男一女兩個人坐在大廳之中,正在下棋。

他們看上去年紀都不大,男人身穿黑衣,相貌英俊,而那女子也有著絕色姿容,一身白衣,純潔如雪。

戴雨浩走進來,似乎驚動了他們,四道目光同時投了過來。

那男子站起身,向戴雨浩點了點頭,走上前道:“你好,我叫姬動。你就是雨浩吧。歡迎你來到神界委員會。”

“啊!你好。”這裡就是神界委員會?霍雨浩心中不禁有些驚訝。

那白衣女子也站起身來,姬動道:“這是拙荊烈焰。”

“你們好。”戴雨浩趕忙行禮。雖然他不知道這二人是誰,但如果這裡真的是神界委員會的話,那這二位的地位就絕對不低。

烈焰微微一笑,道:“快去找舞桐吧。”

“謝謝二位。”戴雨浩謝過二人,繼續順著金光而去。

看著他離開的身影,烈焰微笑道:“雨浩用情專一,倒是很像當年的你呢。”

姬動呵呵一笑,道:“我很懷疑,唐三大哥就是按照我的標準招女婿的啊!”

烈焰“噗哧”一笑,道:“臭美。”

姬動將她摟入懷中,道:“其實,苦盡甘來的味道,才是最美的。我相信,他很快就會體驗到了。”

(欲知姬動與烈焰的故事,詳見拙作《酒神》也名《陰陽冕》)

金線一直蔓延到頂層才停了下來。面前是一扇房門,霍雨浩抬手在門上敲了敲。

“進來。”一個溫和的女聲響起,十分動聽,但霍雨浩臉色卻是微微一變,因為他聽出,這個聲音並不是屬於舞桐的。

推門而入,霍雨浩的目光卻驟然收縮。

房間內,有兩個人,一站一坐,那站著的女子身穿粉色長裙,一頭長髮梳攏成長長的蠍子辮輕輕垂下,從側後方能夠看到她那精緻修長的白皙美頸,長裙束腰處盈盈一握,將她那動人的身材完美勾勒出來。

此時她已經轉過身來,絕美的容顏,讓戴雨浩看的不禁微微一呆。

而那坐在床上的人,雖然只能看到側臉,但戴雨浩還是一眼認出來,那不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兒嗎?

“您、您好。”戴雨浩下意識的向眼前女子問好,但目光卻始終都在唐舞桐身上。

女子走到他面前,仔細的打量著他,但霍雨浩卻恍若未決。

“我叫小舞,跳舞的舞。”小舞微笑著說道,美眸中卻滿是滿意之色,那是岳母看女婿的眼神。輕輕的拍了拍戴雨浩的肩膀,然後從他身邊走過,並且將門帶上。

“舞桐!”再沒有其他人,戴雨浩還哪能忍得住,疾呼一聲,就撲到了唐舞桐面前。

唐舞桐坐在那裡,卻是面無表情,整個人就像是被下了定身法似的,一動不動。

“舞桐。都是我不好,是我錯了。你讓我解釋,好不好?”戴雨浩蹲在唐舞桐面前,將她有些冰涼的雙手握在自己手中。

唐舞桐的眼神似乎多了幾分神彩,扭頭看向他,但美眸之中,卻充斥著迷惘。

“你是誰?”

簡單的三個字,卻如同三柄巨錘一般,狠狠的錘在霍雨浩心頭。他頓時臉色蒼白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一種難以名狀的恐懼,瞬間從心底升起。下意識的鬆開了唐舞桐的手,身體不受控制的坐倒在地。

他寧可唐舞桐痛罵他,甚至是驅趕他,也不願意聽到她說出這樣的話。

記憶,她失去了記憶,失去了對我的記憶?不認識我了?她不認識我了啊?

無與倫比的恐懼,令戴雨浩心中已是一片混亂。

“你是誰?”唐舞桐歪著腦袋,看著他問道。

看著他眼神中的恐懼,唐舞桐突然笑了,“我想起來了。你是霍雨浩,也是戴雨浩。你是我的男人,我的丈夫,我未來孩子的父親,那個傻傻的,在外面喊著愛我的,傻瓜!我的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