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句文言文怎麼翻譯,大家幫幫忙啦急急急

2021-10-12 14:37:50 字數 5701 閱讀 2438

1樓:st〇p戀

範承謨範承謨

〔清〕字覲公(一六二四至一六七六),一字螺山,鑲黃旗漢軍人。清朝大功臣范文程第二子。順治九年(一六五二)進士,歷官浙江巡撫、福建總督。

任上歷勘浙江荒田,請免賦三十餘萬畝,賑災撫民,漕米改折。“三藩之亂”起,被耿精忠囚禁,後被殺。贈兵部尚書,諡忠貞公。

詩宗盛唐,字則骨勁神清,法兼顏、米。卒年五十三。《陸光旭忠貞遺墨跋、頻羅庵集》 範承謨,字覲公;漢軍鑲黃旗人,大學士范文程之次子。

年十七,選充侍衛;仍以茂秀得應制科,中順治壬辰進士,由翰林院編修擢祕書院侍讀學士,遷國史院學士。

康熙七年,授都察院副都御史,巡撫浙江。時吳三桂王雲南、耿精忠王福建、尚可喜王廣東,號三藩王;驕蹇未易控抑,朝廷一示以寬大,恐急激生變。承謨至浙,以固民心為本,劾奏吏之為民害者;及得民間豪猾,除之,務使民安靜樂業。

浙東諸郡田磽确,積逋年久;承謨請蠲免,得詔行。巡山,農進脫慄飯、瓜果,受食之;與父老童稚相接語。以故悉民疾苦,設施拯恤。

八年,嘉、湖二府水災,疏請漕糧停運十年,請寧海、太平、平陽、石門、烏程五縣及溫州衛漕糧積逋概行停止;戶部核漕糧無豁免例,聖祖特旨下部再議,卒寬恤免徵。承謨在浙四載,前後疏奏,天子悉俞其所請;民無負累,以得安其新業。朝廷知承謨曲體民隱,撫民如食疾子;而福建邊疆重地、海氛未靖,加承謨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總督福建軍務。

承謨未赴任,以病疏辭,不允;請陛見,允之。遂入覲,口**食欠闕及需餉急切情狀;時康熙十二年七月也。承謨至閩,疏言『閩人活計,非耕即漁。

自禁海已來,徙邊海之民居,內以臺塞為界;民田廢棄二萬餘頃,虧減正供至二十餘萬。請聽民沿邊採捕,十取一以充漁課;其所入可接軍餉』。又**屯有五便,請使受餉之士卒墾闢荒地;六年後,始裁其餉。

是時吳三桂反於雲南,承謨密上封事,言『功令錢糧考成太重及盜案處分太嚴,致有司專務催科,共相諱盜,圖苟免參劾;請因時制宜,以寬廣得民』。會閩藩陰與吳三桂連結,謀逆已成。承謨覘其言貌異常,欲出巡海嶠赴漳、泉閱鎮兵以遙制之,不果行;乃密檄諸道,將以謁新總督為名,各率健兒前至,用折逆謀。

事未集而閩藩反,詐執承謨,承謨仰天大罵,耿精忠素憚承謨威望,殺之重民之怒,乃械繫承謨,置守者三十二人。賊進水漿,承謨絕食,八日不死。而巡撫劉秉政已為精忠所得,遣說承謨降;承謨令兩卒扶持下床,秉政且進且揖,承謨奮足蹶秉政仆地,罵曰:

『諸逆旋當受誅,我先褫其魄』!十七年九月,王師破仙霞關,精忠降;趣遣人刺承謨,以滅反狀。同時死者,自幕客至隸卒五十三人。

承謨居械所三載,冠御賜冠、衣辭母時衣,每朔望奉「時憲書」置上幾,北面拜跪。及死時,賊夜至,承謨起索冠,賊奪而擲之;承謨以械拉擲冠者頭,乃整衣望闕九叩首,竟被害。賊焚其屍,棄之野。

泰寧人許鼎,先伏匿,收得燼體;明年,潛行負至京師。天子震悼,賜諡「忠貞」。

以上戴震《範忠貞傳》

2樓:

1、範承謨在浙江省任巡撫四年,自始至終奏章上達,(康熙)皇帝全都允許他的請求;人民沒有沉重負擔,因而能夠安定地從事他們新的事業。

2、自從實行禁海政策(清初禁止外國人到中國沿海和中國人到海外經商、謀生)以來,遷走靠海的民戶,裡邊以海防颱堡要塞為界線;百姓農田廢棄了二萬多頃,損失法定的賦稅達二十餘萬。

3樓:匿名使用者

大清律例見四庫全書吧

文言文翻譯,大家幫幫忙,急啊~!

4樓:

目錄:一、原文標點和註釋

二、譯文

恭祝大壼範(壼範:婦女的模範。壼,簡體作壼,音kǔn,古通“閫”,內室,借指婦女)即(登上,此指獲得)榮封 林母 忠和翁淑配張孺人(孺人:

古時稱大夫的妻子,明清時為七品官的母親或妻子的封號。也用於對婦人的尊稱。這裡應是張氏直接得到的封號,因文中未提其夫林忠和為**,其子孫也暫無功名)八旬榮壽序(序:

壽序,祝壽的文章,明中葉以後開始盛行)。

世之稱困(閫)德者,寕曰謹中饋(指烹飪**飲食之事),勤女紅(紅,音gāng。女紅,即女工、女功,指婦女從事的紡織、刺繡、縫紉等工作),巳x然亦不必;以著才稱奇,即婦道(舊時指婦女應該遵守的行為準則)母儀(指作母親的儀範,也稱為母之道),可為閨閣(閨房,借指女子)師者,恆不多覯(音gòu,遇見)。《易》“家人”(《周易》中的卦名)“初九”( 《周易》中的爻名。

《周易》每卦六爻。第一爻為陽爻者,稱為“初九”)曰:“閒有家。

”六二之象(指“家人”卦六二爻的象傳)曰:“順以巽。”《詩》登《雞鳴》(《詩經•齊風》的篇名。

全篇以對話形式,寫妻子於天未明時,即一再催促丈夫起身,為 “雞鳴戒旦”這一成語的由來)、“同心”(《詩經•邶風•穀風》有“黽勉同心”句,意為夫妻勉力結同心)之什,《禮》詳栆慄飴蜜之文,此雖《內則》(指《禮記•內則》篇,是古代女子的行為規範)甚庸,而聖賢之至教無以加焉。今於

張孺人素性x,有以和於坤之德矣。

孺人毓秀名門,及於婦(應為“于歸”,指女子出嫁)

忠和林家,相敬如賓,有古孟光風(孟光是東漢梁鴻之妻。《後漢書•梁鴻傳》:“〈梁鴻〉為人賃舂,每歸,妻為具食,不敢於鴻前仰視,舉案齊眉。

”後以“舉案齊眉”表示夫妻互相尊敬)。歴數生平,堪稱內助之賢,溫柔淑慎,雞鳴誡旦(通常作“雞鳴戒旦”,意為怕失曉而耽誤正事,天沒亮就起身。這裡用“誡”,結合《雞鳴》詩意,意為告誡夫君勤勉),奉舅姑以孝,居妯娌以和,而且賦事獻功,未嘗或懈,至若女紅針級(疑應為針黹,指縫紉、刺繡等針線活。

黹,音zhǐ),尤其餘事也。忠和翁系出唐九牧沠(古同“派”)下,後分沠析居南渚林地方。越數傳,至

宣齊公,肇遷廣業裡,遊洋縣前洋,居然聚國族(原指帝王的宗族和賓客。語出《禮記•檀弓下》:“歌於斯,哭於斯,聚國族於斯。”此美稱林氏宗族)於斯。再歴數傳,至

啟敏公,重整華屋,恢擴規模,誠壯觀矣。迨傳

道清公,生三子,長忠和,次忠志,三忠攀。而忠和公亦生三子,長嘉來,次善來,三溢來。二(“二”不應有,疑為多出之字)溢來繼忠志嗣。

忠攀生一子,字淑來。無如忠攀君玉樓栆(通“早”)催作賦(玉樓栆催作賦,文人早死的婉詞;意為天帝建成白玉樓,催他上天去作賦。典出唐•李商隱《李賀小傳》:

“長吉(李賀)將死時,忽晝見一緋衣人,駕赤虯,持一板書,……緋衣人笑曰:‘帝成白玉樓,立召君為記。’”)。

其子淑來尚幼,全賴

孺人維持撫養之功,以至成立,其功非淺鮮(輕微,微薄)也。迨觀諸孫,曰茅,曰秦,曰熖,曰梯,曰野,侄孫曰漢,曰眉,會孫(“會孫”應為“曾孫”,因古書中“曾”字上的“丷”印作“八”,辨識時致誤)曰煌,要皆森森(高聳的樣子)玉立,磊落不群,足為當世珍,何非由孺人積善之功,有以致之也!由此觀之,孺人聞腶(腶修,經過捶搗加上薑桂製成的乾肉)時,含貽笑弄(“貽”應為“飴”,麥芽糖。

含飴笑弄,意為含著糖,笑逗小孫子玩,形容老人生活的樂趣。成語有“含飴弄孫”),其樂何極。足見一堂四代,濟濟彬彬(濟濟:

莊重恭敬;彬彬:溫文爾雅。指儀態莊重,舉止文雅),無非抱英奇越俗之才,異日必有聯翩奮其萬里雲程,邀寵錫(錫,賞賜)之典,以榮堂上,可於理決之焉。

張孺人今歲八旬華誕(敬辭,稱人的生日),子若(和)侄謀制錦屏以祝,丐(請求)序於予。因南巡至莆,凢(凡)有賢婦之家,扉(通“匪”,非,無)不詳究其實;故知之悉而道之詳,非有溢辭也。方今

聖天子覃恩(廣施恩澤。舊時多用以稱帝王對臣民的封賞、赦免等),波及老婦,孺人與有榮施;況諸若(諸如)子孫曾輩,素抱雄才,預知疊責榮封。行見婦人(孺人?

)有耋耄(耋,七八十歲;耄,**十歲。指高壽),以至期頤,蘭桂散芳,鵷鷳(鵷,鵷雛,古書上指鳳凰一類的鳥。鷳,白鷳,一種名貴的鳥)騰翼(“蘭桂散芳,鵷鷳騰翼”象徵子孫輩都將飛黃騰達),受頻馳之褕翟(古代王后從王祭先公之服,亦為三夫人及上公妻之命服,因服上刻畫雉形,故名。

翟,長尾山雉),蒙疊錫之誥花(誥:誥命,皇帝的命令,明清時特指皇帝賜爵或授官的詔令。誥花:

指皇帝賜爵時所賞之花)。《詩》所謂“熾而昌,壽而臧”(出自《詩經•魯頌•闕宮》,原句是:“俾爾熾而昌,俾爾壽而臧。

”意為:“使你興旺又昌盛,使你長壽且安康。”俾:

使。臧:善,好),不僅為孺人爾日(當天)歌之,亦且為孺人異時望之。

其享壽食福豈有窮期也!x是為序。

賜進士出身,誥授(朝廷用誥命授予封號)榮祿大夫,

欽差大臣,兵部尚書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福建、浙江等處地方提督軍務、管理糧餉監課,總督補堂(補堂應是怡良的號)怡良頓首拜撰

〔注〕怡良(1791-1867):滿洲正紅旗人,姓瓜爾佳氏,字悅亭。滿洲正紅旗人。

由刑部筆帖式提升員外郎,自道光八年(1828年)起歷任廣東高州、廣西南寧知府,雲南鹽法道,山東鹽運使,安徽、江蘇按察使,江西、江蘇布政使。道光十八年(1838年)任廣東巡撫,與兩廣總督鄧廷楨嚴禁鴉片走私。禁菸運動時,怡良協助鄧廷楨積極支援林則徐的各項禁菸措施。

咸豐年間授兩江總督。

〔原文不分段,另起之處稱“抬頭”,表示尊敬,即所謂“抬頭示敬”。〕

【譯文】

恭敬祝賀

傑出的婦女榜樣,榮獲封號的林母――忠和公賢淑的佳配張孺人八十榮耀大壽序

世人稱女子之德,寧可指認真烹飪**飲食,勤做縫紉等女紅,(標準)已經如此,但也不一定能做到;至於憑藉顯著才能而令人稱讚,遵循婦女準則和為母之道,可以為女子師表的,通常很難遇見。《周易》家人卦初九爻說:“治家應從一開始就立下規矩,防患於未然。

”六二爻的象傳說:“(六二爻之所以吉利,是因為主婦)柔順而謙遜。”《詩經》載有女子催夫君早起的《雞鳴》和夫婦“黽勉同心”的篇章,《禮記》有詳述女子以栆、慄、糖、蜜使父母、公婆品嚐甜蜜的文字;這雖是《禮記•內則》中很平常的要求,但是聖賢的最佳教導已經是無以復加了。

如今張孺人的本性品格,是能夠符合於女子的美德了。

張孺人養育秀質於名門,待到嫁於忠和所在的林家,夫婦相敬如賓,她有古代賢女孟光的風範。歷數生平事蹟,稱得上是家中的賢內助。秉性溫柔,賢淑謹慎,雞鳴即起,促勉夫君,勤儉持家,侍奉公婆孝敬,與妯娌相處和睦,而且分配勞作、上報各人功績,從未曾有所懈怠;至於紡織、刺繡、縫紉等女紅,更是她主要事務之外常做的事。

忠和公(指林忠和)系出自唐代林九牧這一派,後來宗族分支派,分家居住在南渚林這地方。經歷數代,傳至宣齊公,始遷居到廣業裡,又外流到洋縣前洋,居然聚集林氏宗族於此。再歷經數代傳承,至啟敏公,重新整修華麗的房屋,擴大了住宅規模,確實壯觀。

等到傳至道清公,生有三子,長子忠和,次子忠志,三子忠攀。而忠和公也生有三子,長子嘉來,次子善來,三子溢來。溢來過繼給忠志為後嗣。

忠攀生有一子,名字叫淑來。無奈忠攀君英年早逝,其子淑來年齡尚幼,全賴張孺人維護撫養的功勞,才得以長大**,她的功勞並非輕微。再看孫子們,名字叫茅,叫秦,叫熖,叫梯,叫野;侄孫名字叫漢,叫眉;曾孫名字叫煌:

總之都是身材挺拔,姿態修美,襟懷磊落,超凡脫俗,足為當世的寶貴人才。這怎麼不是由於張孺人積善的功德,才能夠獲得的報償呢?(也可直接譯為:

這是由於張孺人積善的功德,才能夠獲得的報償。)由此觀之,張孺人安排膳食撫養他們時,含著糖,笑逗小孫子玩,其樂趣是沒有止境的。現在可以看出,一堂四代,儀態莊重,舉止文雅,無不懷抱傑出卓越的才幹,來日必能接連不斷地展翅奮飛,直達他們的萬里雲程,獲得皇帝寵信賞賜的恩典,以使父母得到榮耀。

這是可以按事理斷定的。

張孺人今年八十華誕,兒子和侄子計劃製作一扇錦屏用來祝壽,請我作壽序。我因南巡至莆,凡有賢婦之家,無不詳細**其實際情況,所以知道得詳盡並說得詳細,並非有過分誇獎的溢美之辭。

如今聖明天子廣施恩澤,波及老婦,張孺人也獲得皇帝施予的恩惠,何況諸子、孫、曾孫輩,(他們)素來懷抱雄才,可以預知將會接連獲得榮耀的封賞。人們即將看見婦人(孺人?)享八十多、九十歲以至一百歲高壽之時,蘭桂散發芬芳,鵷雛、白鷳展翅騰飛,(子孫輩都飛黃騰達,)她將會接受使者頻繁賓士傳送的誥命夫人禮服,獲皇帝屢次賞賜的誥封之花,《詩經》所說的“興旺又昌盛,長壽且安康”,不僅是對張孺人今天的歌頌,而且也是對張孺人來日的期望。

她享受長壽,品味幸福,豈有窮盡之期啊。這是序。

賜進士出身,誥授榮祿大夫,欽差大臣,兵部尚書,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福建、浙江等處地方提督軍務,管理糧餉監課,總督怡良號補堂叩首拜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