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人喜歡戴假髮嗎 需求量有多大

2022-08-05 13:25:04 字數 5203 閱讀 2165

1樓:匿名使用者

日常生活的話應該百分之九十九不需要~因為那邊氣候已經熱得不行了~況且國民並不太富裕~

有但不排除個別有需求

當然說不定那邊的經營成本低能做起來~

不過還是要慎之!

2樓:匿名使用者

非洲男人不戴假髮,但是一般只要有條件,女人都會用假髮,有假髮套,有接起來的,也有隨著辮子編進去的。因為當地人頭髮都長不長,而且不直也比較硬,所以出於愛美,假髮的需求量還是比較大的。

3樓:匿名使用者

好像不怎麼帶吧、那裡本來就熱、沒調查過,

有興趣可以上****鋪搜尋:胡功

那裡有很多假髮款式選購,祝你好運~

4樓:

不喜歡 ,本來就熱 ,帶上假髮就像戴了個保溫瓶, 他不熱死找我。 你也許看到過有些黑人的頭髮很怪異 ,那不是土生土長的原著民 , 美國黑人有點錢 ,不如去賣給他們。非洲整體生活水平不高,也沒那多錢砸頭上。

5樓:匿名使用者

非洲很熱的 那麼熱戴假髮部是更熱了麼

非洲人有錢人很少的,吃都吃不飽了,誰還會買假髮

非洲人一般戴什麼樣的假髮

6樓:匿名使用者

非洲黑人並不是戴假髮,她們購買假髮基本都是用於編織髮辮,大部分都是女黑人。

她們所購買的假髮基本都是纖維材質的,一縷一縷的,質量很差也很便宜。很多都是中國人在當地開辦的廠子生產。

7樓:九院

因為經濟水平有限,非洲人戴的假髮一般都是比較便宜的

8樓:百度網友

非洲人戴的假髮,類似於塑料一樣,這也太厚了

9樓:繆莘

建議去艾耐兒店裡看看,試戴適合自己的。

為什麼非洲人戴假髮就跟我們穿衣服一樣

10樓:匿名使用者

非洲的人髮質非常軟卷。且長的超慢,所以非洲的女人長髮都是織出來的,因為單靠她們的基因,一輩子頭髮也長不出夠做髮型的,所以會經常換假髮,主要是為了換造型,不然的話一直一個髮型,看著也會累。

11樓:九院

因為非洲人的頭髮髮質很差,貼著頭皮而且長得慢,所以打理起來很麻煩,所以戴假髮就成了非洲人最多的選擇

為什麼在中世紀歐洲人帶假髮

12樓:匿名使用者

根據歷史學家和民俗學家的研究,英國人戴假髮的流行時尚傳統大約始於十二世紀,當時並不只是法官和律師的專利,上層社會的人都將戴假髮視為一種時尚,是出席正式場合或沙龍聚會時的正規打扮。

行家指出,司法界所用的假髮與普通假髮是有區別的。在英格蘭,司法假髮的每一邊有三個捲曲而王室人員卻只有兩個,這是否代表著一種很微妙的隱喻意義不得而知。但蘇格蘭人卻老愛和英格蘭人鬧彆扭,因為在蘇格蘭,情況剛好顛倒過來,王室人員用三個捲曲的假髮而司法人員只有兩個捲曲。

假髮的製作成本昂貴在於人工而不是材料,因為馬鬃的取得並不難,而假髮的製作可是個精細活,而且沒辦法通過機器或生產流水線進行批量生產。

生產一個假髮需要一位熟練的工匠花大約44個工時的勞動,包括編織和打卷。成品一般有四個顏色:白色、金黃色、淺灰色和灰色,在一些英國的老殖民地,如西非和加勒比海地區,白色非常流行,而在英國本土,金黃色和灰色最為流行。

一般一個法官的假髮要超過1500英磅(摺合人民幣約18,000元,哇噻,不便宜哦),而最普通的假髮,也不低於300英磅。

一般人寧願忍受生蝨子,也不會像女士們更換帽子一樣經常換假髮,其原因並不在於捨不得買多頂假髮。而是基於一種說法:假髮戴得越久,越老越髒,顏色越深,說明你吃法律飯入行的時間越長,而在司法界,資歷和年齡可是個寶,如同醫院老醫生最吃香一樣。

從某個意義上,頭齡越老的假髮也就成為律師們招攬生意的百年老字號了,而法官的老古董假髮則是富有審判經驗的招牌。

一位法學院學生在取得律師資格之後,家人或朋友給他的最好的禮物就是由某位名家制作的假髮。許多從事假髮製作的匠人都是子承父業,甚至是世家,其製作假髮的歷史,比某些英國貴族的家族譜系還長。

定製假髮也是一個需要耐心等待的過程,因為許多名匠的預約期已經是在幾年之後,即使能馬上定製,在製作過程中,你的腦殼需要至少被尺子量過十二次,這並不是匠人們故意折騰你,而是精緻工藝的要求。

當然你也可以買一個現成的,但畢竟不如量體裁衣般溫柔地吻著你那聰明的腦袋,更何況隨便買來的假髮在許多法律人看來,如同穿牛仔服出席一個莊重的宴會一樣無禮。英國人素以保守精神著稱,司法界更是如此,司法要求的是精確甚至刻板,強調的是穩定與平衡,而對個性化的東西相容性較小。

許多假髮匠人世家對於每一個售出的假髮都有記錄,要求購買者簽名備案,幾百年下來,在這些記錄中可以找到許多名人的親筆簽名,因為許多知名政治家在成名之前大多是從事律師工作的。

假髮的保管也是個細緻活,一般每一套假髮都配有一個通風的鐵盒子或木盒子,有些盒子甚至是另一件獨立存在的藝術品,價值遠超過於假髮本身。最早時,在英國人頭上還經常長蝨子的年代裡,假髮在儲存時會被撒上一些藥粉,用來防蝨子。

最後一個與中國有關的問題是:在很長的時間內,假髮所用的原材料馬鬃絕大部分來自於中國,這也是鴉片戰爭前中英**中中方出口商品中除茶葉外的一項重要交易品,因為歐洲馬匹的鬃毛不易進行紡織而且容易折斷,而鬃毛在生產過程中需要不斷的漂白和清洗,也只有中國馬所產的鬃毛能經歷過種種考驗。

提起英國的法官或律師,腦海裡自然而然的浮現出那灰白的稍帶捲曲的假髮。對於英聯邦的法制傳統之外的人,雖然假髮已成為英聯邦法律人符號特徵,但這樣的裝扮並不會油然生出莊嚴肅穆的威風,相反,常常是一種怪怪的感覺,讓觀者不時的替他們捏著一把汗,擔心會不會隨著大律師頗有風度的鞠躬而滑脫下來,當庭出個洋相。美國第三任**託瑪斯?

傑斐遜就曾說,“(英國法官)像躲在棉絮下面向外窺視的老鼠”。這個儀表還嚇得一個出庭作證的孩子大哭不止,導致英國專門審理涉及青少年案件的特別法庭完全取消了假髮。

假髮的歷史可謂源遠流長,古埃及和古羅馬帝國的文獻就有相關記載。然而在歐洲上層社會的流行,一般認為是1620年前後,路易十三為了掩蓋自己的禿頂而戴假髮,引起經常出入宮廷的貴族效仿,隨後風靡歐洲,以至於連婦女都戴著各式的假髮出席社交場合。到十七世紀六十年代,這一時髦又由英王查理二世傳到英倫三島。

十七世紀的英國人薩繆爾.佩皮斯(samuel pepys)的日記,真實的記錄了假髮在英國流行的歷史。1663年11月2日,佩皮斯得知國王和公爵都將戴假髮的傳聞,第二天就急不可耐的將頭髮剃光,定作了假髮。佩皮斯寫道:

“告別自己頭髮還是有些許傷感,但一切結束了,我就要戴假髮了”。由此可見,假髮在英國流行,榜樣起了很大的力量。

中世紀歐洲人為什麼喜歡戴白色的假髮

13樓:匿名使用者

根據歷史學家和民俗學家的研究,英國人戴假髮的流行時尚傳統大約始於十二世紀,當時並不只是法官和律師的專利,上層社會的人都將戴假髮視為一種時尚,是出席正式場合或沙龍聚會時的正規打扮。 行家指出,司法界所用的假髮與普通假髮是有區別的。在英格蘭,司法假髮的每一邊有三個捲曲而王室人員卻只有兩個,這是否代表著一種很微妙的隱喻意義不得而知。

但蘇格蘭人卻老愛和英格蘭人鬧彆扭,因為在蘇格蘭,情況剛好顛倒過來,王室人員用三個捲曲的假髮而司法人員只有兩個捲曲。 假髮的製作成本昂貴在於人工而不是材料,因為馬鬃的取得並不難,而假髮的製作可是個精細活,而且沒辦法通過機器或生產流水線進行批量生產。 生產一個假髮需要一位熟練的工匠花大約44個工時的勞動,包括編織和打卷。

成品一般有四個顏色:白色、金黃色、淺灰色和灰色,在一些英國的老殖民地,如西非和加勒比海地區,白色非常流行,而在英國本土,金黃色和灰色最為流行。 一般一個法官的假髮要超過1500英磅(摺合人民幣約18,000元,哇噻,不便宜哦),而最普通的假髮,也不低於300英磅。

一般人寧願忍受生蝨子,也不會像女士們更換帽子一樣經常換假髮,其原因並不在於捨不得買多頂假髮。而是基於一種說法:假髮戴得越久,越老越髒,顏色越深,說明你吃法律飯入行的時間越長,而在司法界,資歷和年齡可是個寶,如同醫院老醫生最吃香一樣。

從某個意義上,頭齡越老的假髮也就成為律師們招攬生意的百年老字號了,而法官的老古董假髮則是富有審判經驗的招牌。 一位法學院學生在取得律師資格之後,家人或朋友給他的最好的禮物就是由某位名家制作的假髮。許多從事假髮製作的匠人都是子承父業,甚至是世家,其製作假髮的歷史,比某些英國貴族的家族譜系還長。

定製假髮也是一個需要耐心等待的過程,因為許多名匠的預約期已經是在幾年之後,即使能馬上定製,在製作過程中,你的腦殼需要至少被尺子量過十二次,這並不是匠人們故意折騰你,而是精緻工藝的要求。 當然你也可以買一個現成的,但畢竟不如量體裁衣般溫柔地吻著你那聰明的腦袋,更何況隨便買來的假髮在許多法律人看來,如同穿牛仔服出席一個莊重的宴會一樣無禮。英國人素以保守精神著稱,司法界更是如此,司法要求的是精確甚至刻板,強調的是穩定與平衡,而對個性化的東西相容性較小。

許多假髮匠人世家對於每一個售出的假髮都有記錄,要求購買者簽名備案,幾百年下來,在這些記錄中可以找到許多名人的親筆簽名,因為許多知名政治家在成名之前大多是從事律師工作的。 假髮的保管也是個細緻活,一般每一套假髮都配有一個通風的鐵盒子或木盒子,有些盒子甚至是另一件獨立存在的藝術品,價值遠超過於假髮本身。最早時,在英國人頭上還經常長蝨子的年代裡,假髮在儲存時會被撒上一些藥粉,用來防蝨子。

最後一個與中國有關的問題是:在很長的時間內,假髮所用的原材料馬鬃絕大部分來自於中國,這也是鴉片戰爭前中英**中中方出口商品中除茶葉外的一項重要交易品,因為歐洲馬匹的鬃毛不易進行紡織而且容易折斷,而鬃毛在生產過程中需要不斷的漂白和清洗,也只有中國馬所產的鬃毛能經歷過種種考驗。 提起英國的法官或律師,腦海裡自然而然的浮現出那灰白的稍帶捲曲的假髮。

對於英聯邦的法制傳統之外的人,雖然假髮已成為英聯邦法律人符號特徵,但這樣的裝扮並不會油然生出莊嚴肅穆的威風,相反,常常是一種怪怪的感覺,讓觀者不時的替他們捏著一把汗,擔心會不會隨著大律師頗有風度的鞠躬而滑脫下來,當庭出個洋相。美國第三任**託瑪斯?傑斐遜就曾說,“(英國法官)像躲在棉絮下面向外窺視的老鼠”。

這個儀表還嚇得一個出庭作證的孩子大哭不止,導致英國專門審理涉及青少年案件的特別法庭完全取消了假髮。 假髮的歷史可謂源遠流長,古埃及和古羅馬帝國的文獻就有相關記載。然而在歐洲上層社會的流行,一般認為是1620年前後,路易十三為了掩蓋自己的禿頂而戴假髮,引起經常出入宮廷的貴族效仿,隨後風靡歐洲,以至於連婦女都戴著各式的假髮出席社交場合。

到十七世紀六十年代,這一時髦又由英王查理二世傳到英倫三島。十七世紀的英國人薩繆爾.佩皮斯(samuel pepys)的日記,真實的記錄了假髮在英國流行的歷史。1663年11月2日,佩皮斯得知國王和公爵都將戴假髮的傳聞,第二天就急不可耐的將頭髮剃光,定作了假髮。

佩皮斯寫道:“告別自己頭髮還是有些許傷感,但一切結束了,我就要戴假髮了”。由此可見,假髮在英國流行,榜樣起了很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