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這是什麼蛇,請問這是什麼蛇,有毒嗎

2021-10-14 10:02:44 字數 2711 閱讀 9748

1樓:匿名使用者

圓斑蝰圓斑蝰(學名:daboia russelii siamensis),又稱百步金錢豹、盧氏蝰蛇(魯塞爾氏蝰蛇)、鎖蛇,是蛇亞目蝰蛇科蝰亞科山蝰屬下的一種有毒蝰蛇。主要分佈於華南地區、臺灣及東南亞地區。

白眉蝮白眉蝮白眉蝮學名:vipera ruselli siamensis,是蛇目、蝰科、主要棲息在寬闊田野中的一種劇毒蛇類。

兄弟 勸你一句  三角頭的蛇不要玩 玩也可以先看你們附近30公里內****有抗蛇毒血清!!不管是這倆種的哪一種 咬你一**都不太好受

請問這是什麼蛇,有毒嗎

2樓:維意定製傢俱

蛇島腹。是蛇亞目蝰蛇科蝮亞科亞洲蝮屬下的一個有毒蛇種,主要分佈於中國遼東蛇島,瀋陽市及大連市等地區也有少量分佈。本蛇種是中國的特有種。

3樓:經典痔瘡

不是臺灣小頭蛇嗎✺◟(∗❛ัᴗ❛ั∗)◞✺

請問這是什麼蛇??

4樓:霜葉後院自留地

**經過放大後辨認,應該是《玉斑錦蛇》

玉斑錦蛇屬於遊蛇科,別名美女蛇,已改名,玉斑麗蛇。全長可達1米左右。背面紫灰色,頭部有三道黑斑;背**有一行幾十個黑色菱形斑,菱形斑**及邊緣黃色;腹西灰白色,左右交錯排列著黑橫斑。

生活於丘陵山區林地,捕食蜥蜴和鼠類,卵生,無毒。廣佈於中國華北、華東、華南地區。是北京地區稀有種類,僅在密雲和懷柔雲蒙山區、海淀香山櫻桃溝部分地區有少量發現。

此外在近京的河北野三坡拒馬河流域比較常見。多見於山區森林以及常棲息于山區居民點附近的水溝邊或山上草叢中。其生存的海拔上限為3000米。

該物種的模式產地在浙江舟山群島。 [1]

中文學名

玉斑錦蛇

拉丁學名

elaphe mandarinus

別    稱

美女蛇、高砂蛇、神皮花蛇、玉帶蛇

你的**放大

玉斑錦蛇

請問這是什麼蛇?

5樓:楣桖曼

請問這是什麼蛇,沒有**也沒有**發過來,現在的蛇有很多,誰知道是什麼蛇。

請問這是什麼烏龜?

6樓:超級烈焰

這個是巴西龜。巴西龜,又稱 巴西紅耳龜、紅耳龜。

巴西龜,最適宜的生長溫度為25~28℃,在這個溫度下,烏龜就能正常活動和進食了,千萬不能用熱水或冰涼的水飼養沖洗烏龜,這樣很容易引起疾病。紅耳龜雖為雜食性,但偏食鮮活動物性餌料,在人工飼養條件下以小魚、小泥鰍、小蝦、生肉絲(可模仿小魚的長度與形狀,最好比小魚稍微小一點即可),也可以喂一點點麵包蟲、軟饅頭渣。以上幾種混吃為佳,但活小魚、活泥鰍佔比重大一些,生肉稍次一點,再其次是小蝦,龜糧為輔。

巴西龜屬於水龜,如果不在專用的龜缸中養,可以將水放到龜的殼沿處,保證龜可以完全將頭沒在水中(巴西龜完全在水中進食),而又在它不遊動的情況下就可以輕鬆地將鼻孔伸出水面,自由呼吸。其實,最好保證水有淺有深(最深處不超過25釐米),讓龜既可以暢遊享樂,又有一片脫離水的地方晒太陽;這樣最合適不過了。

物種的危害。巴西龜適應能力強,一般在室外沒有天敵,繁殖力強,所以野外放生的話,數量只會增加,不會減少。雖然現在沒有明顯對當地生態環境造成危害,但是潛在威脅卻十分龐大,所以不能隨意放生。

一般巴西龜放生幾年後,就會排擠其他同類龜,掠奪當地生態資源,破壞當地生物多樣性。嚴重威脅本土野生龜與類似物種的生存,現已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列為最危險入侵物種之一。所以愛好放生的人們切記不要將養殖的巴西龜用來放生,否則好心的放生卻會變成“殺生”。

7樓:高虎厲谷槐

有可能你說的是巴西龜,腮兩邊都有一條桔紅色從嘴巴畫到脖子那邊?現在在野外的基本都是這種,外來物種,入侵中華,使中華本地龜慘遭毒手。

請問這是什麼蛇?

8樓:歷史中的八卦

這個是普通的草蛇。花紋黃褐色。無毒蛇。一般顏色鮮豔,腦袋呈三角形的才是毒蛇。

9樓:在江嶺騎馬的金銀花

這個我不清楚是什麼蛇,你可以問問別人,但你最好不要去動它,因為有的蛇是有毒的就這樣。

10樓:在雁蕩山遠眺的金星

對不起,我也不認識,這到底是什麼蛇,看起來挺恐怖的

11樓:喔不住的沙

在我的眼裡我看這個嫌棄眼鏡蛇還是蠻毒的那一種眼鏡蛇。在

12樓:卡比獸玩0變身

這個好像是一般的蟒蛇

13樓:書秀穎

看蛇的外觀,頭部扁扁的,應該是五步蛇吧

14樓:言有其用

這個應該是那種沒有毒的蛇,我們這叫烏蛇,這地方叫什麼名字,還不大清楚。

15樓:英俊高大帥哥

蛇的**的看的更長的,蛇的暱稱的之類的蛇類的。

16樓:晴天淺淺

看到後我就知道什麼蛇了

請問這是什麼蛇?謝謝

17樓:百度網友

草花蛇,生活於平原、丘陵或山區耕作地帶,常出沒於小河邊以及山澗旁尋覓獵物,喜歡捕食青蛙、魚類、昆蟲、 鼠類等, 屬益蛇, 也是一種常見的無毒中小型遊蛇類。

18樓:伏雅柏

這是眼鏡王蛇,很有毒的,讓它咬了,很難生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