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與海歐》的讀後感,《老人與海鷗》讀後感 作文 450字

2021-10-13 12:52:33 字數 5406 閱讀 1464

1樓:匿名使用者

閱讀這篇文字的時候,首先印入你眼簾的是那位普通的老人:“他的背已經駝了,穿一身褪色的過時布衣,背一個褪色的藍布包,連裝鳥食的大塑料袋也用的褪了色。”

顯然,這是一位普通到“褪色”的老人。我不知道這老人的來歷,也不知道他的生活狀態,但是,卻從他的形態和所用物品上,看到了他的生活色彩——一種“褪色”的簡單與樸素,或許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寂寞與清貧。他從二十多裡以外的城郊步行來到這翠湖邊,“只為了給海鷗送餐,跟海鷗相伴”。

正是這個普通的老人,卻做著一件普通人未必能做的事。且看老人是如何為海鷗送餐的。

老人的期盼原來是確切無疑的!他對海鷗的那份美好的感情,早已經被那“重情意”的海鷗受納,並在老人離開它們之際,竟以動人心魄、震撼人心的力量,淋漓盡致地表達出來:“我們把老人最後一次喂海鷗的**放大,帶到了翠湖邊。

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一群海鷗突然飛來,圍著老人的遺像翻飛盤旋,連聲鳴叫,叫聲與姿勢與平時大不一樣,像是發生了什麼大事一樣…海鷗們急速扇動翅膀,輪流飛到老人遺像前的空中,像是前來瞻仰遺容的親屬…過了一會兒,海鷗紛紛落地,竟在老人遺像前後站成了兩行。它們肅立不動,像是為老人守靈的白翼天使。當我們不得不去收起遺像的時候,海鷗們像炸了營似的朝遺像撲過來。

它們大聲叫著,翅膀撲的那樣近…”讀到這裡,一種的難以名狀的激動終於溼潤了我的眼眶,我在為老人的幸福而溼潤,更為那些情意深重的海鷗們而熱淚盈眶!

從這篇美麗的文章中,讓我看到的毋寧說是老人美好的人性,倒不如說是海鷗美好的品性。而更讓我激動不已的是,在這美好人性與美好品性之間相通著的東西——人與自然的和諧與共融,原來是那樣美好,如此動人!

2樓:bb縼箻

前幾天,我們學習了一篇題目叫《老人與海鷗》的課文,這篇課文通過描寫老人生前喂海鷗、呼喚海鷗的名字、與海鷗親切地說話等事例;以及老人死後,海鷗在老人遺像前翻飛、盤旋、肅立、鳴叫等悲壯畫面,表示了老人對海鷗人與動物都是大自然家族裡的一員,這篇美麗的文章,讓我們看到了老人美好的人性和海鷗美好的品行。那份無私的愛,展示了海鷗對老人的那份令人震撼的情。。但更讓人激動不已的是,在這美好人性與美好品行之間相通著的東西----人與自然的和諧,原來是那樣美好,如此動人。

不僅人有感情,動物也有豐富的感情。正如文中寫的,老人死後,海鷗在他的遺像前翻飛、盤旋、肅立、鳴叫,這正因正因為老人愛海鷗,所以海鷗才會去愛戴老人,去敬佩老人。為老人愛海鷗,所以海鷗才會去愛戴老人,去敬佩老人。

些舉動不是海鷗在給老人守靈嗎?

人類啊,醒醒吧!只有我們去愛戴動物,動物才會來愛戴你的。但是說與做是兩碼事,光說不做假把勢。所以我呼籲大家保護動物,保護大自然,保護我們生活的家園----地球!!!

3樓:匿名使用者

我感受到了《老人與海》鷗》的情景。

《老人與海鷗》讀後感 作文 450字

《老人與海鷗》讀後感300字

老人與海鷗 讀後感 400字以上 謝了~!!

4樓:張谷滔

《老人與海鷗》一文選自人教版六年級上冊第七組的第一篇課文。這組文章講述了發生在人與動物、動物與動物之間的感人故事,展示了動物豐富的情感世界。《老人與海鷗》就是這樣的一篇課文。

講述了昆明一位叫吳慶恆的老人十幾年如一日,如親人般照顧餵養翠湖邊的海鷗。當老人去世後,海鷗自發為老人守靈,不忍離開自己的親人。

在你不經意中去閱讀這篇文字的時候,首先印入你眼簾的是那位普通的老人:“他的背已經駝了,穿一身褪色的過時布衣,背一個褪色的藍布包,連裝鳥食的大塑料袋也用的褪了色。”

顯然,這是一位普通到“褪色”的老人。我不知道這老人的來歷,也不知道他的生活狀態,但是,卻從他的形態和所用物品上,看到了他的生活色彩——一種“褪色”的簡單與樸素,或許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寂寞與清貧。他從二十多裡以外的城郊步行來到這翠湖邊,不是為垂釣,也不是為散步,“只為了給海鷗送餐,跟海鷗相伴”。

讀到這裡,使你不由的想到:彷彿老人不是在哺育一群野生的、自由的海鷗,而是在餵養一群家生的、籠養的鴿子。這些自由生長著的自然寵兒竟然能享受到只有籠中的家禽才有的人類的待遇。

此時,他和它們之間的距離只有“一步”之遙。我不知道其中的一隻海鷗是否曾經歷過來自人類殘忍獵手的攻擊與不懷好意的接近,但至少,那些能夠在老人身邊“起起落落”的海鷗,必定還信賴人類族群的善意與美好。看來,人性的美好不僅僅要聽憑人類自己的判定,還需要聽憑自然界與其共生的其他物類的判定才更為完整。

記得在自己很小的時候,每當看到秋高氣爽的天空中由北向南飛過的雁群時,心中總會湧現出濃濃的與之為伴的渴望與憧憬之情。因為那像是與仙為伴,甚至還比與仙做伴更令人陶醉和神往。而這個老人卻有幸能享受這人間的仙境。

而仙境中的人總會迷醉於其中而忘卻人間的一切煩惱。

老人的期盼原來是確切無疑的!他對海鷗的那份美好的感情,早已經被那“重情意”的海鷗受納,並在老人離開它們之際,竟以動人心魄、震撼人心的力量,淋漓盡致地表達出來。一種的難以名狀的激動終於溼潤了我的眼眶,我在為老人的幸福而溼潤,更為那些情意深重的海鷗們而熱淚盈眶!

從這篇美麗的文章中,讓我看到的毋寧說是老人美好的人性,倒不如說是海鷗美好的品性。而更讓我激動不已的是,在這美好人性與美好品性之間相通著的東西——人與自然的和諧與共融,原來是那樣美好,如此動人!

老人與海鷗,一個孤獨的老人和一群海鷗。一個孤獨的步履蹣跚的老人和一群飛得熱鬧的海鷗。

這是一個孤獨的老人,自有別樣的悲苦人生,從思想激進的大學生到不聞一名的普通工人,右派、冤獄給了他謝絕人情世事的驚懼,而海鷗讓他擁有了最貼心溫暖的衷情,生活的必需,精神的兒女,超世絕俗的愛... ...

但老人走了,海鷗在飛,海鷗飛在老人的心裡,老人留在海鷗的生命中,那是一群潔白的重情重義的精靈......

5樓:匿名使用者

海鷗老人的名字叫吳慶恆,是一位普通的昆明市

民。之所以叫他海鷗老人,是因為每年的秋天,昆明的滇池都會迎來大批的遷徙的海鷗,這個時候,總有一個老人,幾乎每一天都帶一些自己買來的麵包,去呵護這些美麗的海鷗。 老人很蒼老了,佈滿皺紋的臉上,有一雙很善良的眼睛,肩上挎一個自制的泛白的布袋子,裡面裝滿了喂海鷗的食物,很細心,總是微笑著看著眼前飛上飛下的海鷗們。

據老人講,這些海鷗很通人性的,當一隻海鷗受到傷害的時候,他會用淒厲的叫聲呼喚其他的海鷗離開,曾經有一個海鷗,因為遊客的抓捕,導致骨折,老人很小心的呵護著這隻受傷的海鷗,從1992年起,老人每年都能看到這隻受傷的海鷗來昆明,彷彿,海鷗很惦念這個風燭殘年的老人,飛臨昆明,也是一種探望和安慰吧。

來公園遊玩的人很多,但沒有人知道老人的家境,只是聽他自己說每一個月只有308元的退休金,而他要用其中的二分之一給海鷗們買吃的東西。有的時候,由於老人病了,每月自己的開銷多了些,給海鷗們買東西的錢就少了,於是,老人就去飯館裡撿拾別人丟掉的東西,用他的話說就是窮人要有窮辦法。 雲南電視臺的記者們知道了老人的情況,請老人講述自己和海鷗們的故事,老人很激動,也許是寂寞太久了,看著老人激動忘我的講解,心裡升起了莫名其妙的傷感。

臨到最後,記者和老人約好,要帶記者們去看海鷗晚上棲息的地方,那時海鷗的一個臨時的家。臨別之時,老人一直很客氣的道別,連說了幾個再見和謝謝,最後竟然摘掉了帽子,和鏡頭和記者朋友們道別,那種客氣的背後,實際上是一個人的涵養和尊貴。 隔天約見的時間到了,老人並沒有赴約。

又隔了幾天,記者忽然見到了老人,老人低著頭,已經沒有了往日的精神,他坐在滇池水邊的石凳上,很沉靜,只是用手無力的把麵包伸向海鷗。記者問老人情況,老人的聲音很低,很安詳的告訴記者,這幾天病倒了,幾天的時間,只喝了一碗麵條。過了一會,老人說他很累,想回家休息。

夕陽中,留給人們的是老人蹣跚的背影。 又過了一些天,年輕的記者朋友們很掛念老人,經過了很多打聽,終於知道了老人的家,等走過彎彎曲曲的巷子,看到的卻是老人已經去世的訊息。經詢問才知道。

老人的名字叫吳慶恆,是早年西南聯大的學生,建國後受到了政治的**,沒有了家庭,老人一生孤獨,海鷗成了他孤寂晚年的唯一的朋友。

後來昆明的人漸漸知道了海鷗老人的情況,由護林局組織自發的捐款,塑了一尊老人的像,依靠在滇池,微笑中若有所思。這算是對老人的告慰。紀念海鷗老人——吳慶恆先生。

如果有來生,希望他永遠有微笑。

鄧啟耀教授寫過一篇文章叫做《老人與海鷗》,非常感人,大家有空可以找一找,看一看。 《老人與海鷗》 那是一個普通的冬日。我和朋友相約來到翠湖時,海鷗正飛得熱鬧。

在喂海鷗的人群中很容易認出那位老人。他背已經駝了,穿一身褪(tuì)色的過時布衣,背一個褪色的藍布包,連裝鳥食的大塑料袋也用得褪了色。朋友告訴我,這位老人每天步行二十餘里,從城郊趕到翠湖,只為了給海鷗送餐,跟海鷗相伴。

人少的地方,是他喂海鷗的領地。老人把餅乾丁很小心地放在湖邊的圍欄上,退開一步,撮(cuō)起嘴向鷗群呼喚。立刻便有一群海鷗應聲而來,幾下就掃得乾乾淨淨。

老人順著欄杆邊走邊放,海鷗依他的節奏起起落落,排成一片翻飛的白色,飛成一篇有聲有色的樂譜。

在海鷗的鳴叫聲裡,老人抑揚頓挫地唱著什麼。側耳細聽,原來是親暱(nì)得變了調的地方話——“獨腳”“灰頭”“紅嘴”“老沙”“公主”……

“您給海鷗取了名?”我忍不住問。

老人回頭看了我一眼,依然俯身向著海鷗:“當然,哪個都有個名兒。”

“您認得出它們?”相同的白色翅膀在陽光下飛快閃過,我懷疑老人能否看得清。

“你看你看!那個腳上有環的是老沙!”老人得意地指給我看,他忽然對著水面大喊了一聲:“獨腳!老沙!起來一下!”

水面上應聲躍起兩隻海鷗,向老人飛來。一隻海鷗腳上果然閃著金屬的光,另一隻飛過來在老人手上啄食。它只有一隻腳,停落時不得不扇動翅膀保持平衡。

看來它就是獨腳,老人邊給它餵食邊對它親暱地說著話。

談起海鷗,老人的眼睛立刻生動起來。

“ 海鷗最重情義,心細著呢。前年有一隻海鷗,飛離昆明前一天,連連在我帽子上歇落了五次,我以為它是跟我鬧著玩,後來才曉得它是跟我告別。它去年沒有來,今年也沒有來……海鷗是吉祥鳥、幸福鳥!

古人說‘白鷗飛處帶詩來’,十多年前,海鷗一來,我就知道咱們的福氣來了。你看它們那小模樣!嘖(zé)嘖……”海鷗聽見老人喚,馬上飛了過來,把他團團圍住,引得路人都駐足**。

太陽偏西,老人的塑料袋空了。“時候不早了,再過一會兒它們就要回去啦。聽說它們歇在滇(diān)池裡,可惜我去不了。”老人望著高空盤旋的鷗群,眼睛裡帶著企盼。

朋友告訴我,十多年了,一到冬天,老人每天必來,和海鷗就像親人樣。

沒想到十多天後,忽然有人告訴我們:老人去世了。

聽到這個訊息,我們彷彿又看見老人和海鷗在翠湖邊相依相隨……我們把老人最後一次喂海鷗的**放大,帶到了翠湖邊。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一群海鷗突然飛來,圍著老人的遺像翻飛盤旋,連聲鳴叫,叫聲和姿勢與平時大不一樣,像是發生了什麼大事。我們非常驚異,急忙從老人的**旁退開,為海鷗們讓出了一片空地。

海鷗們急速扇動翅膀,輪流飛到老人遺像前的空中,像是前來瞻仰遺容的親屬。**上的老人默默地注視著周圍盤旋翻飛的海鷗們,注視著與他相伴了多少個冬天的“兒女”們……過了一會兒,海鷗紛紛落地,竟在老人遺像前後站成了兩行。它們肅立不動,像是為老人守靈的白翼天使。

當我們不得不去收起遺像的時候,海鷗們像炸了營似的朝遺像撲過來。它們大聲鳴叫著,翅膀撲得那樣近,我們好不容易才從這片飛動的白色旋(xuán)渦(wō)中脫出身來。

…… 在為老人舉行的葬禮上,我們抬著那幅遺像緩緩向靈堂走去。老人揹著那個藍布包,撮著嘴,好像還在呼喚著海鷗們。他的心裡,一定是飛翔的鷗群。